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牵手天使家园欢迎您……

俏迎人间第一韵 玉肌冰洁不染尘 寒梅傲雪为君开 但愿君心似我心

 
 
 

日志

 
 
关于我

臭名昭著假军人流氓无赖丧家之犬畜生《中国荣菌网 ><穗荣菌网 >圈主《萧雪 》=《中国参战荣菌》9年来众多的马甲败类替身在网络上冒充“军人、警察、英雄”,冒充国家主席招摇撞骗,发动<网易“疯狗门”事件>!它披着文明的外衣,招摇撞骗,蛊惑人心,四处做恶,把它侵略者令人发指的残暴罪行展现的淋漓尽致!现如今让我们追着打,畜生《萧雪 》5年来多次更换网名!

网易考拉推荐

老兵的记忆  

2017-04-30 09:23:23|  分类: 感情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輕騎兵《老兵的记忆》

老兵的记忆 - 輕騎兵 - 輕騎兵的博客
 
    七九年正的日子里,除了劳累和肚饿,睡觉也是件折磨人的事情。二月份的越南正是雨季和旱季交接的时节,老天爷翻脸比翻书还快,忽而下雨忽而又太阳高照,而且昼夜温差很大,中午太阳曝晒时像是夏天,到了夜里气温骤降,似乎又回到了寒冬腊月突击后夜偷渡红河那天是个大晴天,突击队分队官兵皆按最轻便的“三号着装”携行,身上只穿了衬衣和夏季军装,被褥和绒衣全都留在了境内,到了夜里就冻得直打哆嗦。因为雨水太稠密,记忆中突击行军、打仗和睡觉总在水里泥里折腾。好在每人还带了件老式的方块雨衣,既当衣服又当被褥,御寒和睡觉就全靠它了。

    几十年打仗老手的越南,很多山头都挖有战壕,战壕一般都不深,只能弯着腰走动,最浅的只能在壕沟里爬行。战壕里断断续续积着些水,水深的地方像是水槽,没水的地方也是条泥沟。突击队每攻占一个高地,天黑下来,歇息就成了问题。睡在战壕外边太暴露,也很冷,新挖个猫耳洞钻进去,不大工夫又渗进去了水,照样还是泥窝子。思斟一番后觉得还是睡在战壕里好,可是战壕里有水,怎么睡呢......

    先找低洼处挖个豁口,把壕里的水放掉,壕底剩下稀乎乎的泥巴。然后让战士们拽很多草来,厚厚地丢在战壕里,几乎与上沿平齐。战士们抱着枪,裹紧雨衣,在壕边趴下来再翻身滚进去,人就仰面朝天陷了下去。其它战友再往上盖些草,这样一个人位置就安顿好了。

    这样一来睡得还真香,隐蔽性和保温问题都不在话下,就算是越军特工队摸上来,也那满是烂泥和杂草的壕沟里隐匿着许多的士兵。不远处常有越军的尸体和死牛在腐烂发臭,顺风刮过来人就不敢大口呼吸,钻在草窝里却无此虞,浓郁的青草味儿会让你感觉特环保特清香

    雨衣遮不住全部的雨水,睡觉醒来,鞋和裤腿还是湿漉漉的,雨衣里也会灌进去一些水,只是这水是温热的。爱干净的战士会提起雨衣的下摆,把温水集在一个小窝里,用来洗把脸。东北兵还会用这点水抖抖毛巾,脱光了上身擦一擦。

    与其说是睡觉,其实战士们也就能轮流睡上两三个小时,因为很多兵力要用在夜间防卫上。军官们要查哨巡夜,睡的时间就更少。而且你这个山头寂静下来了,但远处别的山头又炮火连天起来,一个夜里总要折腾几回。这时候我们总是爱趴在战壕边上“观山景”,远处友邻部队的山头上火光爆闪,像是大年三十午夜八大处打靶场的鞭炮,密集的射击中还会打出许多曳光弹,从一个山头集束射向另一个山头,像是将无数条闪电抻直了又放倒,横亘在了地平线上。那是步兵在为炮兵指示目标。目标指处,顷刻间后惊雷滚滚,战争之神的火光照亮夜空,每一个炸点都像一朵绚丽的烟花,让天地迅即闪亮又缓缓止息。有时候时候山头上还会不明不白地升起许多信号弹,把夜空照得如同白昼。持续的强光会把视觉的距离感收短,把白天看上去很远的起伏的山势收缩得像一个沙盘。天幕之下的崖壁、山涧、树木和竹丛会随着信号弹的不同色泽而变幻着颜色,单看上去像一尊尊盆景,整体上又宛如一幅刀工精湛的木刻板画,明净而委婉。战后我总想,美术家们如有机会见识一下夜间的战场,一定会创作出惊世画作来。

    夜里睡不好,白天就要强打精神,得空儿还要补补觉。这天清晨我突击分队随十三军侦察队从敌后执行任务后,我们躲藏在被我军占领的高地山下,士兵们困得坐着就睡着了,队长无奈,看了看手表对我说:李参谋马上让队员们sleep!但一定要隐蔽好。

    这是一个光秃秃的山,我们山下也没有树木。据说这样的光山是前些年美军的燃烧弹所致,因为温度太高,连树根都烧死了,所以很多年后地上只长了一层薄草,想隐蔽下来着实难办。

    我们分队找了一处山水冲出的尺把深的小土沟,让四个个体力好的队员到200米外砍了些竹杆,搭在小沟上,盖上两件雨衣,再拽些草苗掩在上面,然后全队十三名队员象毛毛虫似地爬了进去。我对大家说,只能睡一个半小时,否则草叶晒干变色了就隐蔽不住了,一枚炮弹打来,都得完蛋。

    还好,炮弹没有打过来,大家睡了个短觉。个把小时后队员们爬出来,竟是满身的蚂蚁,满脸的疹子,让人看了从心底打寒颤。

    停战撤军前后几天战事相对稳定,小分队不再大幅度穿插移动,但即便如此仍然不能睡个安稳觉。为什么?跳蚤。

    俗话说,北方虱子南方蚤,这两路神仙不知道为什么总爱与战争打交道,红军时期爬雪山过草地也始终跟从着,两万五千里不离不弃,毛泽东笑称其为“革命虫”。眼下,革命虫又在越南的山里闹起革命了......哈哈

    在战场上,最安全的所在可能就是猫耳洞了。一条环形的战壕串起许多猫耳洞,每个猫耳洞里都蚕茧似地安顿着一个战士,虽说不能让你舒展开四肢躺下睡觉,但四壁土墙却给人以足够的安全感。在家靠着娘,出门靠着墙,本性使之然。

    一孔猫耳洞能把外面的淫雨、火光和隆隆的枪炮声顿然隔绝开,在悸动与纷乱中给人以喘息和思索的狭小空间,也把七情六欲压缩在了这个方形或圆形的土洞里。枪声息止后,猫耳洞里异乎寻常的寂静会让人的心情复杂起来,思绪遥远而明晰。在洞里,你可以看看女朋友的照片,想想年迈的父母亲,悔悟以前做过的许多错事,发誓只要能活着回去,一定孝敬父母,多做善事,尊敬世间连同猫狗在内的一切生命,脱胎换骨地做个好人。并且还要告诉身边所有的人,和平是何等的珍贵,人类应远离战争……想着想着,人就睡着了。

    然而跳蚤却要把你弄醒,十二分地操蛋!

    搞不清那么多的跳蚤是从哪儿来的,可能是越南的山头上原本就有跳蚤,獐麂野猫之类应该是其源头,但更多可能是另一原因所致:因为夜间太湿冷,士兵们曾到山下空无一人的村庄里拿了些被单线毯什么的用来御寒,岂不知却带来了跳蚤。由此说来越南的乡下也是不太讲究的。

    战士们把毯子扔出去,换上干草,但跳蚤照样猖獗。战士们干脆跳出猫耳洞,扔下一把火把干草烧了,再连灰烬都铲出去。然而跳蚤消停了小半天,往下依旧猖獗。

    浑身上下奇痒无比,不停地抓挠拍打,一巴掌拍下去手掌上会有些异物感,小的是跳蚤,用劲搓扁了放在指甲上狠狠一挤,“啪”的一声,极其解恨,极有成就感;大的是包疹,跳蚤的作品,星罗棋布,裤裆里最多。

    包疹由点到面慢慢开始溃烂,流出的黄水和衣服粘在了一起,于是有随县兵惊呼:格老子是疥疮咧!佛山兵尖叫:哇哇哇!吾系不系染了麻风病咯哦!

    分队长很着急,找来十三军军医,军医一看,说,哪里是狗鸡巴的麻风病,就是跳蚤咬的嘛,扔下了些紫药水就走了。于是枪炮声一响,猫耳洞口就会探出些花花绿绿的脸来,涂了迷彩似的。

    战场回来后,我邯郸111野战医院看望妈妈时讲前线那段时间我们分队最遭罪的就是潮湿和虫咬,先从裆部开始烂,再往后除了脚后跟儿,身上就没块好皮了,所以干脆就光着身子窝在猫耳洞里,有情况了才急急穿上衣服。妈妈听后哈哈大笑......  防虫叮咬是件不可小觑的事,随身携带一些防虫叮咬的药物和蛇药、清凉止痒药、皮炎平等激素外用药物以及扑尔敏类的抗组织胺药物和强的松类的皮质激素药物是很有必要的。妈妈说完后眼泪汪汪辛苦了我儿,害苦了我儿,光荣的我儿总算安好归来......否则定让那老军棍皮肉吃苦!

老兵的记忆 - 輕騎兵 - 輕騎兵的博客
 
     2013年 8月 27日 diaoyutai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