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牵手天使家园欢迎您……

俏迎人间第一韵 玉肌冰洁不染尘 寒梅傲雪为君开 但愿君心似我心

 
 
 

日志

 
 
关于我

臭名昭著假军人流氓无赖丧家之犬畜生《中国荣菌网 ><穗荣菌网 >圈主《萧雪 》=《中国参战荣菌》9年来众多的马甲败类替身在网络上冒充“军人、警察、英雄”,冒充国家主席招摇撞骗,发动<网易“疯狗门”事件>!它披着文明的外衣,招摇撞骗,蛊惑人心,四处做恶,把它侵略者令人发指的残暴罪行展现的淋漓尽致!现如今让我们追着打,畜生《萧雪 》5年来多次更换网名!

网易考拉推荐

命运  

2017-06-17 19:20:35|  分类: 感悟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邹满文《命运》

            

                                       邹满文

        原创           

                                    1

在一个雨过天晴、没有一丝云的日子里,一辆不大带有小斗的厢式货车,从宽阔的柏油马路上行驶着而来。

天空虽然晴朗,却弥漫着潮湿的气味,泥土的气味以及青草和花香的气味。这些气味凝聚成热腾腾的,带有夏天特别恶略、如同火一般的暴脾气,时时威胁着行人,威胁着来往的汽车。

此时,不是一天最热的时候。太阳升起来走了好一段路,已经移向南方,年轻而略带成熟的笑脸上,布满鲜活和标致,犹如二十多岁的小伙,处处透着青春的潇洒,透出热烈而刚猛的火焰......

轻轻地气流如同薄雾一般浮在空中,形成一层淡淡地很透明的玻璃一般的东西,使人感觉到火热里有着蒸腾般的炙烤,犹如一个蒸笼,像要将所有东西蒸熟。

这是一场暴雨过后——特别晴朗的天空,也是初夏没有什么特别的日子。这辆小货车拐上城市郊外的时候,城市一下子将自己的轮廓展现在眼前。似乎城市渐渐的变大,变厚。

城市一直变幻自己的姿态,大约来一个当家的就得改变一次,不是矗立楼房就是错宽马路、或者将下水道从直径二十公分一直增加到两米,几乎每年都在挖。路面也是一样,每年都在缝补,像六七十年农民穿的衣服,随处看见的是补丁,看上去有着超时代的感觉。或许,是为了酷,像年轻女孩腿上的裤子。

高楼多了不假。假的是人类改变原有的淳朴和美丽,多余地出现一些没有必要的、甚至失去好多耕地而产生的连带效应。这样的效应并没有解决老百姓的什么困难,更没有给建设者带来什么回报,好像都是太阳的光合作用。或者是为着一个目的,将人们的视线引到政绩上的升迁台阶。

小卡车一路走,一路看,心里回想多年前城市,回想着好多往事,仿佛,自己是见证人,也是这个城市建设者......

小货车——我的第一个主人是年轻,潇洒的小伙,是从学校门里走出来不久的,带着天真烂漫,对一切都有着憧憬的人,开着我就像开飞机一样,干什么事都是那么急躁,那么地飞快。他从不管我的感受,也不管我的吃喝,动不动就没油,使我一动不动地停放在路中间,惹得过往车辆叫骂。

他开着我的用途是拉货,在市场招揽生意,每一趟都拉得满满地,绝不留一点空隙。有时,几天没事干,他坐的不耐烦就下来骂咧咧地,用脚提轮胎。有时,他想疯了一般开着我飞出城外,在马路上狂驰。有时候,他拉上一个女孩,飞也似的来到没人的地方,抱上那个女孩就亲,全然不顾我的感受。其中有个女孩对他的举动非常反感,愤怒地推开他,让他滚开。这个男孩一下子像霜打的茄子,默默地看着这个女孩。

这是他找对象最为漂亮,也有点女孩气的独特女子。其他的几乎都是蜉蝣,也是具备炮弹壶一样的身材和遇见男人就像扑上去的一个活动中心,能从她们的脸上看出活泛的色彩和抱着实验态度的神情。

这个男孩被骂懵了以后,一副默然的神情停顿住他的一切行为,呆呆地注视她。他的心里根本没有具备本分女子的意识,从一开始就觉得现在的女孩都一样,谈对象就是一个走进一个心里,走进身体里,在一起用身体摩擦,产生了火花说明一个爱上一个,然后再逐步尝试,探讨结不结婚,能够结婚?他从没有意识到情的所在,倾心的爱所产生的动力和不顾一切、看不见像丢了什么似的坐卧不安,只顾扑上去来个先斩后奏......

那个女孩走了,永远地走了。相处不到十天的时间,让一个纯情的女孩看见社会的死角,看见非物质遗产叫嚣下的一种本能。那个小伙像死了娘一样嚎叫过;也像摔断腿一样疼过;更像给心脏做了手术一样,干什么都慢了下来,几乎已经不敢奔跑,怕心脏承受不了。我乐呵呵地看着坐在驾驶室里的他,觉得很好笑。我认为,是鸟儿总会落到树枝上。是只鸡,飞到树上还得落下来,翅膀不硬就会摔疼。鸟就是鸟,鸡就是鸡,别和凤凰天鹅高攀什么亲戚。

这个小伙因为那个女孩的缘故爱上酒,经常喝酒,和几个满嘴喷粪的人喝酒骂人,怨天怨地,装疯卖傻,动不动喝点酒站在街道撒尿,还将自己的那东西昂得很高,像在有意卖弄自己不但有那东西,还是个特别种子,就是找不到一块肥沃的土地。

后来,他开着我撞响一辆卡车,被拉到医院还神志不清。老家距离城市四十里地,父亲一个农民,靠贩卖粮食养家糊口。我第一次见到他的父亲,觉得这个老父亲可怜,到底是因为懒惰还是怎么的,这个儿子缺少父亲和母亲激动时游戏的动作数量,怎么看都是个夯货,还不帮助父亲的买卖,一意孤行上职中,到后来的进城,以及搞运输。

我被撞得遍体鳞伤,痛苦地呻吟着,血液流了一地,叫来拖车将我拖到一家大型修理厂。其实,修理厂就是医院,要是那一天人和我一样有了修理厂,那就不会死的那么快了,什么不行换什么。

 

                             2017.6.14于西峰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